军事

刘书林不走老路不走邪路

2019-05-21 23:3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书林:不走老路 不走邪路

老路不会使中国富裕起来

开放的中国不允许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那个年代不开放的不在于党的政策,而在于帝国主义的封锁。当时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一概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人民的合法政权,不与我国建立外交关系,这就造成了我国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的相对封闭;上世纪70年代以来,我国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的代中央领导集体的带领下,实现了中美关系的缓和,扭转了世界格局,在不到两年多的时间内就与99个国家恢复和建立了外交关系,中国再也不是处于封闭状态了。因此,在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实行的大政方针、政策也必然随情况的变化而发生变化,我们决不能固守过去旧的国际格局下的方针、政策。对外开放政策就是这样应运而生的,这是正确的选择。事实证明,只有坚持对外开放的政策,才能有利于中国的发展,才能促使中国较快走向富强。

在如何理解和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上,也不能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表明,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由于各国国情不同,历史传统不同,国际处境不同,不存在一个简单划一的模式,即使本国成功的做法也并非一成不变。如果把书本上的个别论断当成教条,或者把一时成功的具体做法固化,就会把自己封闭起来,思想僵化;如果把本国的做法自觉不自觉地强加于别国,就很容易产生大国主义、霸权主义,这是严重的封闭僵化的表现。这样做国家不但不能富强,而且有走向失败的危险。

邪路只能葬送社会主义

我们党从改革一开始就提出了坚持党的四项基本原则的主张。党的四项基本原则实质上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一个通俗说法。社会主义国家改革的经验表明,是否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是划清改革或者改掉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分水岭,是判断改革是否具有正确方向的分水岭。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的关键在于改革;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是否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走邪路的鲜明特征就是改旗易帜,丢掉和改换了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旗帜。苏联和东欧国家在上世纪80年代也在搞改革开放,也在实行市场经济,但它们不但没有发展和兴旺,反而毁灭了本国的社会主义事业。这些国家发生剧变的直接原因就是改旗易帜。苏共第28次代表大会公开丢掉了共产主义的旗帜,改换为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的旗帜,在宪法中取消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苏联共产党实质上蜕变为社会党,导致苏联的覆灭。东欧国家的执政党也纷纷丢掉老祖宗,改旗易帜,改名换姓。鉴于苏联东欧国家出现的剧变,我们必须居安思危,保持清醒的头脑。由于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自从改革以来就出现了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四项基本原则的斗争。邓小平说这个斗争要持续50年、70年,贯穿现代化的全过程。这个斗争实际上就是走邪路还是走正路的斗争。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中,我们必须坚持以四项基本原则保证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防止出现改旗易帜的灾难性后果。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树立坚定的科学社会主义理想信念,绝不能蜕变成失去共产主义理想的政客。第二,必须科学认识社会主义处于初级阶段的现实,绝不能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视为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把改革和发展的前景引向资本主义的邪路。第三,必须深刻认识社会主义国体和政体的本质和必然性,绝不能搞所谓多党制、“三权分立”。第四,必须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绝不能走私有化道路。第五,必须充分认识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迫切性和必要性,绝不能被所谓“普世价值”和民主社会主义所迷惑。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在我国的社会主义改革中出现走邪路的危险。

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须旗帜鲜明地坚持真理。为了团结大多数人投身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我们必须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狭隘的胸怀是不能成就伟大事业的。但是,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提下包容各种思想倾向和风格,绝不等于容忍和放任各种错误和腐朽的思想泛滥。不进则退。在涉及意识形态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任何原则性的退让,必然导致错误思潮或敌对势力的进逼,陷入被动的状态。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及别国的教训告诉我们,不能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能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只能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

(本文转载自《中国教育报》2009年1月12日第7版教育部社会科学司与中国教育报合办专栏“学习胡锦涛总书记‘12.18’重要讲话”,作者系清华大学高校德育研究中心教授)

王杰亮相《围炉音乐会》 回忆初恋唱《安妮》飙泪
辽宁农产品或有“二维码” 多种渠道可查询
单人简单的求婚方式 脱单妙招让你心服口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