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器灵第二季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2019-06-09 15:47: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岁宝宝发烧怎么办
一岁宝宝发烧怎么办
一岁宝宝发烧怎么办

电视剧《器灵第二季》正在热播中,目前剧情已更新至第10集,下面就为大家带来了器灵第二季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1集:莫明入九卿夺回血清 苏夜恨重黎拒绝修复

传说中有一种锻造技术,可以将少女灵魂剥离出体锻造于兵器之中,其中的器灵称之为七煌器灵。能够跟器灵定下契约驾驭器灵的人称之为御灵师,天公会就是保护残存器灵及器灵师的组织,另外一个能够与天公会抗衡的御灵师集团叫做九卿,九卿与天公会势不两立,他们终大战一场。结果天公会大败,手下器灵几乎全部被九卿夺走。

莫明带着修复的七煌器灵凝雨坐专机来到日本某岛屿,这里是九卿总部。配合其行动的是御管部门的江河,他告诉莫明,他们已经查到九卿总部有很多机枪手,他们为此制定了详细的行动计划。莫明却没有耐心听他说完全部行动计划,而是直接从飞机上跳下去直接坠落到岛屿上。莫明如同战神一般所向披靡,被修复好的凝雨幻化成人形相助莫明打败岛屿外围的守卫。莫明冲进九卿总部里一直找到九卿的血巢所在,那里有他需要的血清。

此时空海悠正带着自己的朋友新井参观血巢,空海悠也是一名七煌器灵御灵师(器灵搭档 乱魂残雪)。新井看着血巢和收藏于此的血清不禁叹为观止。这时莫明闯进来,莫明对空海悠不屑一顾,他径直走向收藏血清的地方直接动手去取。空海悠向莫明发动进攻,新井也出手相助,无奈两人都不是强大的莫明的对手,莫明放过空海悠和新井直接拿着血清离开。莫明刚走到九卿总部大厅便被人包围。就在此危急时刻,林晨玉突然出现救走莫明。

九卿御灵师宇多田(器灵搭档 长信宫灯)把莫明夺走血清的事向九卿头目徐福作了汇报。此时的徐福利用赤霄剑里的真龙之血修炼而刚刚完成脱胎换骨。徐福称自己要闭关,他把血清的事交给宇多田去处理。

天工会器灵锻造室里,林晨玉正恢复体力。凝雨有些奇怪林晨玉会变得虚弱,林晨玉告诉他们自己和器灵雪月在一起了。莫明和凝雨都有些愕然,林晨玉告诉莫明,御灵师和器灵产生感情在一起会大大降低他们的力量,他劝莫明好好考虑和重黎的感情,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救她。林晨玉还告诉莫明,因为莫母身体里有强大的灵力,所以被器灵反噬才没有丧命。

御管部门负责人夏望冬告诫莫明,上次他和江河的行动中不听指挥擅自行动,以后必须引以为戒。莫明不屑地笑笑没有计较,他心里现在只有赶紧修复重黎一事。莫明问夏望冬现在血清也找到了,他们是否应该开始修复重黎。夏望冬却在这时欲言又止地告诉莫明,器灵不该存在于这个社会,等和九卿战斗结束,他希望莫明能将重黎和凝雨一起交给国家。莫明有些愤然,夏望科急忙安抚。

狱虬反噬了白天洛的身体,她有信心再过几天白天洛的灵魂就抵抗不下去会死,到时候她就可以完全占据白天洛。这时宇多田找来狱虬告诉她,让她去S市重新建立基地,而且去处理莫明母亲的事情。狱虬领命而去。

夏望冬召开会议介绍了目前存于世间的一千多件器灵的现状,他说现在绝大部分器灵都掌握在九卿手上。夏望冬担忧地称,九卿现在研究出器灵反噬人类的血清,如果他们建立一支器灵的军队那这个世界将发生巨大改变,所以他希望林晨玉等人能加入到这个组织一起行动。林晨玉表示自己守护天公会三百多年已经疲惫不堪,现在天公会被灭,自己也不想再参与行动。与会的天音也表示反对,她说除非修复小狐丸。

苏夜在一旁开口称,像魂石受损的情况修复并不容易,需要再等等。莫明闻言急了,他急忙问苏夜重黎的修复怎么办。苏夜冷冷地称,自己并没说过想修复重黎。他说制造出这种弑主的器灵本就是自己家族的耻辱,现在重黎毁损也省得自己动手。

莫明大怒,他突然朝苏夜动手,天音拦住莫明称,小狐丸修复好以前他不能动苏夜。这在众人剑拔弩张时,夏知秋突然赶到叫住了莫明。

第2集:重黎获新生百感交集 莫明受诅咒时日无多

夏望冬单独和莫明进行了谈话,他问莫明是否真的想好用血清改变血脉替重黎分担诅咒。莫明称自己已经决定,夏望冬担忧地提醒莫明,如果他这么做将不可逆转,他希望莫明好好想想。莫明毫不犹豫地说自己想好了。夏望冬含蓄地告诉莫明处理好一些该处理的事,莫明明白,他去医院看了昏迷一年之久没有苏醒的母亲。

断魂拜访了林晨玉家,他告诉林晨玉自己加入了御管部门。断魂看到林晨玉悠闲的居家过日子的知足模样反问他,难道他就决定这么过下去。林晨玉表示自己对目前的生活非常知足。

莫明回到御管部门,他看到张铁呆呆地看着地上碎裂的血清容器发呆,容器里的血清泼洒了一地。张铁向莫明道歉,莫明却看着碎裂的容器冷冷地质问张铁是不是九卿的人,他说地上碎裂的血清根本就是假的,他逼着张铁把真血清交出来。张铁无力地争辩,莫明突然出手伸向凝雨。

凝雨瞬间化为盾牌到了莫明手上,莫明举着盾牌要对张铁进攻,夏望冬及时赶到制止。他们迫于莫明的坚持不得不把真血清拿出来。只是夏望冬却告诉莫明两支血清打碎了一支只剩下一支可用,莫明没有生疑。夏望冬如此说是藏了别的用心,他想让苏夜反向研究出血清的成份。

莫明带着血清和苏夜去了锻造室,苏夜已被说服修复重黎。苏夜将炎枪放入熊熊大火中重新锻造,莫明这时毅然决然地把血清注射进自己身体。很快莫明双目赤红痛苦难当,苏夜把烧的火红的炎枪伸向莫明,莫明毫不犹豫地抓住炎枪,顿时莫明和重黎血脉进行了交换。莫明痛苦难当,其它人也紧张地关注着莫明。

只有一旁的林晨玉发现,莫明这时突然出现了超觉醒状态,林晨玉震惊不已。当莫明再次醒来时看到重黎担忧地守在他的病床边,莫明欣慰地看着重黎,重黎见莫明为自己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不禁潸然泪下。此时的莫明再也没有往昔青春年少活力四射的样子,他的头发已全部变白。

这时苏夜来到病房告诉莫明,重黎的诅咒转移到他的身上,他的身体恐怕不只是受损这么简单。苏夜把一面镜子递到莫明面前,莫明看到他的脸上隐隐显出诅咒导致的印记。

莫明心中却全然不在意。当晚众人为重黎重生庆祝,莫明突然剧烈咳嗽不止,他的口中突然吐血。众人赶紧将莫明送到医院救治,医生遗憾地告诉他们,莫明的身体内已经有四个器官以不可遏制的速度衰竭,他的生命多还有三年。众人闻言无不戚然。

莫明身体稍好一些时,夏望冬交给莫明一个档案袋让他去抓人。莫明看了档案袋里的资料,上面显示他要去找的人叫李阳,是一个被脱离九卿的器灵占据的人,也就是器灵的反噬体。

莫明带着重黎很快找到反噬体李阳,李阳住在一个普通的胡同里过着普通的生活,像一个普通的居家男子,完全是一副好父亲好丈夫的样子。莫明找到李阳几下便制服他,李阳挣扎着愤然称,自己脱离九卿就想像一个普通人类一样的生活。

莫明却揭穿李阳是器灵占据了人类的身体生活,他不会让李阳这么做。李阳怒吼着称,李阳本人过去就是一个赌鬼,自己代替他帮他照顾家人有什么不对。但莫明不听他的辩解,他朝李阳攻击。李阳根本不敌莫明,很快便被击倒在地口吐鲜血。莫明还要动手,李阳的女儿流着泪怒斥莫明是坏人。

莫明非常自责难过,他觉得自己害的李阳的女儿没有父亲,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凶手。莫明非常痛苦纠结,他迷茫自己究竟是对是错。夏望冬走过来安慰莫明称,每个人都只有一个父亲,任何人也不能取代。害小女孩没有父亲的不是莫明,而是万恶的九卿,他希望莫明继续抓反噬体行动。莫明提出希望能不做的那么极端,夏望冬同意了。看着莫明离开的背影,夏望冬眼神里满是复杂的情绪。

第3集:莫明失控制杀了反噬体 莫明救莫母死后又重生

夜晚一普通居民小巷,一个年轻女孩正独自行走,一个胖胖的男子突然拦住她把她逼到墙角欲行非礼。就在女孩绝望时,莫明的声音从男子身后传来。男子从莫明身上凛冽的气息里认出他是天工会的人,男子吓得仓皇逃离,莫明穷追不舍,凝雨也化身人形从另一边围堵过去。男子慌不择路逃走时撞到一个卖菜回来的大婶,大婶一车的菜被撞的散落一地。

胖男子继续在小巷里逃窜,莫明和凝雨堵住了男子。男子走到穷途末路凶相毕露与莫明打了起来,莫明对这种能力的器灵反噬体不屑一顾。哪知卖菜大婶这时赶到抓住男子要他赔偿自己的菜,男子一把钳制住大婶把匕首架在大婶脖子上。莫明想到母亲那时的遭遇,他心中被压抑的怒火被瞬间点燃,他迅速地用重黎炎枪刺向男子。男子身后的凝雨及时抱住了大婶,大婶有惊无险,而男子却被盛怒的莫明失控杀死。

莫明失控杀死反噬体很内疚痛苦,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受控制地变得如此暴躁和残忍。他觉得自己体内有一个陌生人在控制自己,他狂燥地质问那个控制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一个如鬼魅般的幻影狞笑不已。此后莫明和林晨玉谈到此事,林晨玉称莫明和重黎换血后诅咒转移到他的身上,他会出现一些幻像。林晨玉还告诉莫明自己发现他在和重黎换血时突然出现了超觉醒状态,这是御灵师和器灵契合度达到百分百的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状态。莫明难以置信这种自己一直向往和无法企及的状态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御管部门里,莫明正在向夏望冬解释自己忍不住杀了反噬体的事。这时莫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对方阴沉恶毒的话通过传到莫明耳朵里,让莫明感到惊恐和不寒而栗。对方要求莫明拿真血清交换他的母亲,莫明辩称自己已经没有了血清,对方却不由分说地挂了。夏望冬等人闻言也十分震惊,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手里还有一支血清。莫明却已经乱了方寸地往医院跑去,结果他发现母亲真的被绑架。这时陌生的再次打过来让莫明拿血清去交换他母亲,莫明以为没有血清而无计可施,夏望冬却说自己有办法。

夏望冬交给莫明一支血清让他拿去赴约交换救他母亲,莫明提着装血清的箱子忐忑不安地按照陌生的指示来到一架立交桥上。对方指示莫明把箱子从桥上扔下去,莫明照办后对方勃然大怒,他怒斥莫明竟然拿假血清糊弄自己,他说真血清遇到空气会挥发。莫明还想辩解,对方却毫不犹豫地挂断。莫明没了寻找母亲的线索,他哀嚎着感到深深的绝望。

莫明沮丧地带着重黎和凝雨从街边走过,这时他无意看向街面的镜子,镜子里再次出现那个鬼魅一般的幻影。幻影冷冷地质问莫明错失救他母亲的时机,质问他为什么要那么信任别人,反问他为什么没有怀疑过夏望冬。莫明被幻影的话弄的心烦意乱,他咆哮着挥走了幻影。就在这时江河寻到莫明,他说自己有办法帮助莫明,莫明半信半疑。江河把莫明带到一个僻静处,他召唤出自己的器灵,他的器灵竟然是一个算命先生。凝雨觉得十分好笑,但江河的器灵用算命之术算出他的母亲所在位置在一栋大厦里,莫明急忙赶去。

莫明进了大厦,重黎迟疑停步让莫明带凝雨过去,自己不方便跟着他。莫明没有多说,独自带凝雨上了大厦。果然,莫明看到母亲昏迷着倒在沙发上,梵天用器灵钳制着莫母的脖子。莫明根本不敢轻举妄动,一旁的狱虬妖魅地狂笑着逼莫明给自己跪下,不然就杀了莫母。莫明不敢忤逆她只得屈辱下跪,狱虬突然对莫明发动攻击,莫明的一只胳膊生生被切断,顿时血流满地。这时重黎赶来,她目睹眼前的一幕惊恐悲戚地大喊莫明。

狱虬十分享受莫明这些人被痛苦折磨的样子,她准备再次对莫明进攻。莫明大声召唤重黎,重黎再次化身炎枪朝莫明飞过去。狱虬突然出招打在炎枪上,炎枪发生偏移猝不及防地直直插入莫明胸口。莫明顿时口吐鲜血往后仰去,狱虬狞笑不止,看到重黎再次弑主杀了莫明,狱虬如同看了好戏一般兴奋。

然而狱虬的笑声还没落音,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一幕突然出现。莫明倒地的地方突然卷过一团黑雾,紧接着一个高大的鬼魅般的幻影突然出现,幻影似真似幻让人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在狱虬等人正疑惑间,幻影突然出手,他的力量让所有人都毫无招架之力,变得如蝼蚁一般弱小。

大厦的楼下市民们如往常一样悠闲地生活,只听大厦里传来剧烈爆炸声,爆炸的气浪和炸碎的东西朝猝不及防的市民人群里冲击过去。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鬼魅幻影从楼下跳下来,幻影落地后慢慢地转化成莫明,莫明全手全脚死而复生安然无恙。这时夏望冬带着御管部门的人赶到,他呆呆地看着遍地狼藉和受伤民众。

第4集:莫明因杀人被抓判刑 知秋用玉简救出莫明

御管部门会议室里,大屏幕上正播放着莫明造成的恐慌和惨剧。电视称是恐怖分子造成的自制炸弹事件,目前已造成四人死亡和上百人的受伤。御管部门是知道真实原因的,上级领导张局对夏望冬进行了严厉斥责,张局恼怒地再三强调成立御管部门就是要消灭器灵,器灵的存在对人类是极大的威胁。夏望冬无法辩驳,只能任由张局批评。散会后夏望冬在心中暗自决定这次一定要帮莫明。

此时的莫明正被关在审讯室里受审,莫明再三辩称自己没有杀人,杀人的不是自己,可审讯员却觉得莫明是在狡辩。莫明突然想到母亲,他突然狂燥起来大声询问莫母现在在什么地方,莫明说到激动处脸上突然显现出许多如同树枝枝蔓一样的狰狞的东西,莫明的样子显得异常可怖。夏望冬及时赶到为莫明注射了药物,莫明晕倒。夏望冬担忧不已,手下禀告夏望冬称,莫明器官衰竭速度加快,他的情况非常不好。

夏望冬去羁押室看了莫明,莫明垂着头蹲在房间角落里。夏望冬的脚步让莫明没有丝毫反应,夏望冬感到莫明的落寞和绝望。夏望冬告诉莫明,莫母现在被送到林晨玉的医院,她没什么大事。莫明没有活力的身体突然间被惊醒一般,得知母亲没事他向夏望冬表示了感谢。

可紧接着他想到自己杀了人的事眼神突然再次黯淡下去,他喃喃地问夏望冬自己是不是真的杀了人。夏望冬告诉他死了四人重伤七人,莫明仿佛觉得自己手上沾了人血一般不停地搓着手,他不停地自言自语称自己没想杀人。夏望冬解释称人是因为踩踏而死,而莫明也是因为器灵而失控。莫明急忙辩称这事跟重黎没有关系。夏望冬却没再说话而是沉闷地走出羁押室。

苏夜等人研究血清的试验似乎有了进展,他们还利用抓来的李阳做试验。此时凝雨找断魂帮忙想去看看莫明,她无意见看到试验人员推着李阳经过,李阳瘦得几乎没了人形,凝雨心中暗暗诧异。凝雨在羁押室见到莫明,看到莫明消瘦的样子凝雨很难过。莫明已心灰意冷,凝雨这时把看到李阳的事告诉他。莫明突然想到夏望冬曾说过不会伤害李阳来做试验,莫明又想到之前关于血清的等等事情,他觉得夏望冬欺骗了自己似乎有事情瞒着自己。

张局带着夏望冬等人一起对莫明进行宣判,他宣布此次的事件虽然是莫明无意识状态下杀人,但莫明仍难逃罪责。张局宣布将莫明判刑七年。莫明没有争辩而是质问夏望冬,他为什么不拿血清救自己母亲,为什么要伤害李阳做试验,夏望冬无言以对。

张局见夏望冬的样子不禁恼怒,他质问夏望冬竟然还想把莫明收纳进御管部门一起消灭器灵。莫明听到这话难以置信,他终于忍无可忍地发难挣脱了身上的锁链,莫明血红着双眼然后对御管部门的人动手。这时苏夜告诉莫明,如果重黎不净化莫母就不会醒来,也就是说重黎不消失莫母就不会清醒,这是诅咒造成的。莫明却根本不信,他突然召唤出重黎。

夏望冬还想说服莫明,莫明却根本不听劝,他拿着重黎朝夏望冬等人发动袭击。莫明因为身体虚弱一时很难抗衡苏夜、断魂和夏望冬三人,夏知秋突然带着玉简九歌赶到,她救出了莫明。有预知能力的夏知秋再加上威力巨大的玉简九歌,她几乎强大到无人能抗衡。夏望冬拦住了夏知秋,夏知秋却固执地坚持自己一定要救走莫明。夏望冬对妹妹下不了手,他呆呆地看着夏知秋带走莫明。

在一栋房子的天台上,莫明伤感地对夏知秋感慨,自己一直像个傻子一样被人欺骗而不自知。莫明问夏知秋是不是知道夏望冬要灭器灵的事,夏知秋痛苦地摇头,他替哥哥辩称他也是不得已,莫明却根本不接受这个借口。这时一个女孩寻到天台上,她问莫明是不是御灵师,她问莫明能不能帮自己找个人。女孩拿出一张合影照片,照片上的人竟然是苏夜。女孩见莫明认识苏夜激动地问他知不知道苏夜的下落,莫明却突然阴沉下脸冷冷地看向女孩,他恶狠狠地说自己和苏夜的仇干脆就报在女孩身上。女孩闻言惊恐地连连后退。

第5集:莫明遭御管部门追击 贝贝护苏夜拼死挡剑

女孩在天台上看莫明步步逼近,她识破莫明外强中干的虚假表情。莫明苦笑称,女孩和苏夜一样很聪明,只有自己是个傻子被人欺骗。莫明却不想帮女孩去找苏夜,他招呼过夏知秋一起离开,女孩不甘心地跟上去。

莫明借酒浇愁,重黎看着莫明颓废的样子忧心忡忡。莫明苦笑着告诉重黎,他们竟然骗自己说只有重黎死了莫母才能苏醒。重黎难过地说他们没有骗莫明,确实如此,只有自己死了莫母才能苏醒。而且就算自己现在不死,三年后自己也会死。莫明却狂躁地大喊,自己不会让她在自己前面死。

莫明在卫生间镜子里再次看到幻影,幻影告诉莫明自己其实就是他一直期盼的自由,只要他跟自己联手他们将无人能敌。莫明不想跟这个危险和不明幻影交集,他感到不安和反感。莫明砸了镜子愤然出了卫生间。门口一个监视莫明人的拔腿就跑,莫明穷追不舍。莫明追到屋外,御管部门的人一窝蜂地围上来袭击莫明,重黎拼死相助,重黎受伤倒地。

夏望冬等人撤离,留下断魂和苏夜处理此事。苏夜劝莫明不要再固执己见,他说器灵真得非常害人。莫明一瞥眼看到了不远处的寻找苏夜的女孩,他冷笑着问苏夜,如果自己也当着他的面杀死他亲近的人他会作何想,苏夜眼神黯然。莫明突然出手召唤回重黎,然后将附近的女孩抓到自己面前,苏夜看到女孩大惊,原来女孩过去是他的助手也是他的恋人贝贝。贝贝倒在地上没有丝毫的恐惧,她哀怨地看着苏夜。

苏夜却硬着心肠似乎对贝贝的处境根本不关心,贝贝伤心地对苏夜称,明晚十一点约他在格林街见面,这算是自己作为助手的工作。苏夜知道莫明不会杀贝贝,他装出冷漠地决然离开,贝贝伤心欲绝。断魂独自留下来,他对贝贝没什么交集,就在他准备对付莫明时,天音突然出现。

天音和莫明将贝贝绑了起来。他们问贝贝和苏夜到底什么感情,贝贝讲了她和苏夜的过往。据贝贝描述,她和苏夜自小青梅竹马,而苏夜无意间发现苏家的契约和苏家的命锤灵曦。而后天工会和九卿都发现了苏夜是能够修复器灵的人,他们为了争夺苏夜连累自己家人全部遇害。苏夜怕贝贝连累狠心分手离开了她。天音希望贝贝说服苏夜帮忙自己修复小狐丸,贝贝让天音陪自己去东郊找样东西,她说没有这个东西苏夜无法修复小狐丸。

晚上贝贝去东郊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这时一个诡异的女声传来,宇多田带着自己的器灵赶到,她得意地称自己还好比织田剑来早一步,她坚持带走贝贝。天音突然及时赶到,她挡住宇多田告诉她,自己可以死,贝贝却不能死。天音让贝贝赶紧离开。

格林街上苏夜带着器灵灵曦来和贝贝见面,他惊恐地看到贝贝满身血污地被关在街边玻璃橱窗里,苏夜痛苦地大喊,他挥舞起灵曦准备击破橱窗。织田剑突然出现,他狞笑着看着苏夜,苏夜才知是他害了贝贝。苏夜怒,织田剑有器灵铁剑无名在手,他根本不把苏夜放在眼里,他逼着苏夜交出锻造残章。苏夜声东击西地牵制了织田剑而灵曦救出了贝贝。

织田剑自信苏夜根本不是自己对手,他不屑地与苏夜打起来。织田剑完全没想到苏夜还有绝招,一番剧烈打斗后织田剑受伤严重。苏夜以为织田剑黔驴技穷,贝贝却从织田剑的话里猜出他还有一招。贝贝来不及提醒苏夜,她飞奔着扑到苏夜身后,果然织田剑一招重重地刺在贝贝身后。贝贝虽然重伤,眼见苏夜安然无恙,贝贝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第6集:贝贝惨死灵魂封存天书 知秋打断莫明重黎好事

苏夜抱着奄奄一息的贝贝伤心欲绝,贝贝把自己手里的东西留给苏夜然后垂下了手,临终前她说这是自己为苏夜做的一件事。苏夜仰天长啸,悲痛欲绝。

莫明正和重黎商量他们因为上次踩踏事件被通缉的事,莫明却觉得自己时日无多根本不在意。这时苏夜突然冲到莫明面前愤怒地朝他挥拳,他狂怒着喊自己怕牵连贝贝而躲了她三年,可结果莫明帮贝贝找到自己现在却害死了贝贝。苏夜颓然地蹲在地上告诉莫明,自己并不真的想净化器灵,他说自己只是想让喜欢的人能平平淡淡地活下去。可连这也做不到了。这时苏夜拿出一件类似书册的几块木板,贝贝突然从这里出现。重黎震惊地大呼南宋之后再无器灵,贝贝为什么变成了器灵。贝贝的身影很虚幻,她说自己目前还算不上器灵。

苏夜对莫明解释称,贝贝是无意间获得了这个名叫铁册天书的东西,这个东西的真正作用目前只是封印灵魂。现在他们必须找到锻造残章结合铁册天书才能救活贝贝,所以他现在不想再做血清研究。他希望莫明帮忙拿到所有七煌器灵找到锻造残章。众人一起分析了七煌器灵目前的下落,他们可以确定六件七煌器灵的下落,现在还有一件夙世雷音从明朝后再无音讯,他们无从找起。

徐福对宇多田和织田剑的失败勃然大怒,他下令让云流回S市寻找铁册天书,他说铁册天书和七煌器灵是解析是锻造残章的重要东西。锻造残章是制造器灵的,而铁册天书则是反过来解析残章的重要东西。云流很快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夏望冬,夏望冬喜出望外。

夏望冬想劝夏知秋跟自己回御管部门帮自己,夏知秋一口回绝了,她不愿帮夏望冬,坚持要去找莫明。夏望冬没有再逼夏知秋,他装出不经意的样子抚住夏知秋的肩头,然后悄悄地把一枚跟踪器放在了夏知秋衣服上。

苏夜借酒浇愁,灵曦劝苏夜不要太颓废。苏夜带着酒意称,自己可能不能再帮她净化了,他想要去找锻造残章救贝贝。灵曦痛苦地看着苏夜称,难道他以为自己的心愿就是净化,苏夜疑惑地看向灵曦反问她的心愿难道不是这个吗。灵曦难过地离开。灵曦找到莫明,莫明不解地问她为什么想净化,她看不去不像是想要死的样子。灵曦叹息连一个外人都看得出自己心思,她说自己守护了苏家两千多年,却发现他们因为锻造术越过越惨,而且苏夜内心很痛苦,他一直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她不想再让苏家继续被争夺被杀戮的命运,灵曦说到这里很内疚。莫明安慰她不要太早放弃,这不怪她,要怪只怪人心。他说自己正在找方法。

莫明坐在床沿看着重黎沐浴后朝他走过来,重黎擦拭着头发的样子撩拨的莫明心里突突乱跳。重黎主动紧挨莫明坐下来,然后把头轻轻地靠在莫明肩上。莫明受到鼓励,他的手慢慢伸过去揽住重黎肩膀。就在这一屋春色正浓时,夏知秋和玉简突然出现在屋里,两人惊诧地打量着莫明和重黎仿佛捉奸在床一般,莫明非常尴尬。玉简九歌快人快语地警告莫明,千万不要跟器灵相恋,不然能力会下降很多,到时候仇家上门他们根本打不过。

莫明和重黎听得将信将疑,这时夏知秋突然惊喜地告诉莫明,她预知到白天洛回S市了。莫明却毫不惊诧,他说自己见到过白天洛了,他已经不是过去的白天洛。夏知秋极力说服莫明带自己去找白天洛,他说自己一定要救他。莫明有些不放心,玉简九歌却说以自己的实力再加上夏知秋的预知能力,她们的能力估计没几个人能敌。

云流给孤儿院院长打问孩子们的情况,正通话时院长的声音突然中断,云流听到院长的惊呼。云流担心孤儿院出了状况,他急忙赶去,结果看到莫明坐在空无一人的孤儿院里,这时夏知秋和玉简、重黎也从云流身后走过来。

第7集:夏望冬救醒白天洛 林晨玉帮助空海悠

云流不知莫明怎么会知道自己来孤儿院,莫明坦白地告诉他,孤儿院每个月都有一笔神秘的收入,只要自己稍微查一下很轻松地知道寄款的人是云流。莫明坦陈自己知道云流跟九卿其他人不一样,他让云流把白天洛的下落告诉自己。云流起初不肯,莫明对之晓之于理,云流犹豫起来。

莫明当晚和夏知秋一起潜入云流说的地方,一个汽车修理厂。夏知秋通过望远镜看到修理厂一间房间里白天洛正训斥空海悠和新井,夏知秋不禁激动万分。莫明冷静地提醒她,那个人已不是白天洛而是一个反噬体狱虬。莫明随即提起重黎,夏知秋带着玉简九歌冲进修理厂。狱虬的手下拿枪阻击夏知秋,御管部门负责监听的人听到夏知秋身上追踪器里传出的枪声,夏望冬得知妹妹有险不禁大惊,他急忙召集人马火速往修理厂赶去。

狱虬让空海悠和新井去对付夏知秋,她专心对付莫明。空海悠和新井不同于九卿里的其他人,他们无心杀人,也不愿与夏知秋为恶,他们劝夏知秋离开。夏知秋却固执地要救白天洛不愿离开。空海悠和新井正为难时,夏望冬带人赶到,他们不由分说地群起而进攻空海悠和新井,两人仓猝应战却也不愿伤人性命,终他们突出重围而逃离。

此时莫明和狱虬也打得难舍难分,狱虬一心致莫明于死地,两人旗鼓相当不相向下。夏望冬突然赶到,在狱虬猝不及防时夏望冬突然射出一枚针剂直直刺入狱虬脖子。狱虬不知发生了什么,她正惊诧时突然感到无比的眩晕,随即昏倒在地。很快白天洛的理性恢复过来,他虚弱地喊出了夏知秋的名字,夏知秋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搂住了白天洛。莫明直到这时方才恍然明白夏望冬一直在做什么研究,他感到被愚弄和被欺骗,他凄苦地笑笑仍然不愿归顺御管部门。夏望冬说服不了莫明,只得看着他怅然若失地离开。

新井扶着空海悠逃走,空海悠在打斗中受伤严重,生命的活力越来越弱。新井伤心欲绝却又无能为力,他绝望地蹲在地上痛哭。这时林晨玉正好从医院走出来,他认出了空海悠这个九卿里使用七煌器灵的御灵师。

断魂带人追击空海悠一直到林晨玉的医院,在林晨玉办公室里断魂逼迫林晨玉把空海悠交出来。新井躲在办公室门外偷听林晨玉和断魂的对话,林晨玉非常坚定地回绝了断魂的要求,他说自己救空海悠就像当初自己救断魂时一样。断魂愕然,他沉思后给了林晨玉一个小时的时间让他救治空海悠。

夏望冬用试验出的反向试剂救治白天洛,夏知秋不离不弃地担忧地守在白天洛身旁。在夏知秋关注的目光中,白天洛终于清醒恢复了理智,夏知秋喜极而泣。清醒后的白天洛想到自己做过的事情不禁懊恼不已,他觉得无颜苟活于世,于是想以死谢罪。夏望冬愤怒地打了白天洛,怒斥他懦弱逃避且不负。白天洛终于打消自杀的念头,慢慢静下心听夏望冬告诉他近发生的一切。白天洛这才知道母亲成了植物人,而莫明也因为转移诅咒而命不久矣,白天洛震惊不已。

第8集:新井拼死救空海 莫明兄弟终反目

白天洛到医院看望母亲,他心情沉痛地紧紧握住母亲的手。这时莫明从病房外走进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恢复理智的正常的白天洛。白天洛回头看到了莫明,兄弟俩如同久别重逢一般紧紧拥抱。可短暂的喜悦过后,莫明突然问白天洛是不是加入了御管部门。

白天洛告诉莫明,自己认为夏望冬的主张是对的,器灵必须消灭,不然莫明和母亲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莫明仍然坚持自己的主张,他不愿伤害重黎。白天洛冷冷地用过去教训莫明的一惯口气告诉他,他下不了手自己帮他来做。莫明却警告白天洛,如果他胆敢对重黎动手,出了这个病房门他们就不是兄弟而是对手。白天洛愣了愣神后毅然决然地离开病房。

白天洛刚走到电梯口就接到御管部门其他人,他们称发现了重黎。白天洛上车准备赶去,去之前他不得重新注射了反向试剂,这种试剂作用时间不长,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注射才能维持其攻效。夏知秋见白天洛如此痛苦不禁心疼地皱紧眉头,白天洛安慰她称为了莫明他一定要坚持。此时御管部门的人围攻了重黎。

林晨玉在手术室为空海悠手术,断魂带着御管部门的人守在手术室外。新井为了让空海悠能顺利完成手术,他背着一个假人引开了断魂,并把他们一直引到郊外树林。断魂以为新井带空海悠逃走,待追上新井后才发现上当。断魂勃然大怒,他疯狂地殴打了新井,直到把他打的血肉模糊倒地不起。

莫明去找林晨玉时无意间发现从手术室推出来的病人竟然是空海悠。这时护士交给林晨玉一张新井留下的纸条,林晨玉把纸条递给莫明。莫明不解地问林晨玉为什么不帮新井,林晨玉眼神空洞地称自己只是一个医生,再不想卷入纷争。就在这时莫明脑海里突然心灵感应一般出现重黎被围攻的画面,莫明赶紧联系了重黎并及时赶去。

重黎打败了围攻自己的御管部门的人,她正要松口气时白天洛和夏知秋赶到突然朝她动手。重黎根本不是他们二人的动手,性命正危时莫明突然赶到。白天洛朝莫明大喊,自己这么做是为了救母亲性命。莫明却仍然坚持称杀死重黎并不是解救母亲的办法,只要自己还活着总能找到其他办法。白天洛见说服不了莫明忍不住对莫明拔枪相向,莫明却深知他根本下不了手。兄弟俩僵持许久后莫明告诉白天洛他们从此决裂。

御管部门里夏望冬看到白天洛正在研究捣鼓什么仪器,他好奇地围过去。白天洛告诉夏望冬这是器灵探测器,自己就是用这个毁了天工会。夏望冬愕然不已,连连感慨林晨玉没有记恨白天洛,那种境界让人无法企及。这时白天洛的仪器上显示出几个闪动的点,白天洛告诉夏望冬这就是器灵分布位置,而亮的那个点的位置极有可能就是莫明的位置。

莫明和重黎走在火车轨道旁,重黎问莫明他们确定要离开这里。莫明有些歉意地称是自己连累了重黎,但他们确实不能再呆下去。就在这时莫明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凝雨痛苦挣扎的画面,此时的凝雨在御管部门里被当成试验品,试验人员不断抽取凝雨的血进行试验和配制针剂。莫明告诉重黎凝雨有危险,他想去救她。重黎难过地问莫明,难道他不能自私一点多为他自己着想,不要再陷入这无休无止的斗争中。

第9集:夏望冬被旧恋人刺杀 白天洛重被狱虬控制

莫明深情地告诉重黎自己从没有把她和凝雨当成器灵,在他心里她们都是自己亲的人。但他怕这次回去救凝雨时会忍不住伤害御管部门的人,所以他不想重黎跟他一起冒险。重黎听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她知道莫明想让自己走。莫明伤感地转身准备离开,重黎却从他身后紧紧抱住他,她坚持生死都要和莫明在一起。

白天洛的器灵探测仪探测到一个龙级器灵的下落,而这个器灵就在九卿过去的基地。夏望冬马上召开会议安排部署,他决定带人去探测这个基地。断魂也准备参加行动,夏望冬却安排他留守,断魂不服气地愤然离开。此时试验室里,凝雨正被几个实验人员钳制准备从她身上取样本做实验,一向怕疼的凝雨吓得阵阵惨叫。断魂赶到一把拉过凝雨把她护在身后,他义正辞严地质问这些实验人员,他说他们的行径跟自己过去的行为有什么区别。众人被质问地无言以对。凝雨对断魂的敬佩油然而生。

宇多田远远地看着御管部门出动往九卿基地赶来,她不屑地笑笑对一旁的云流称,自己早就料到御管部门的人会利用白天洛的探测仪,她已经做了反探测的准备,并利用这一点把御管部门的人引诱到这里,没想到御管部门的人真的愚蠢地上当了。云流在一旁听得心惊,他一时不知该怎么通知夏望冬。

宇多田突然提出他们内部有叛徒,云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宇多田却走到云流面前问他为什么戴手表,云流闻言大惊,因为那是云流和夏望冬用来联系的东西。云流已知宇多田有了确凿证据怀疑自己,这时宇多田干脆直接指出云流早就跟夏望冬暗中勾结。云流知道已没有辩解的必要,他突然朝宇多田出手,在宇多田还击时云流迅速逃走。

夏望冬带着御管部门的人展开行动,夏知秋却预感似有不好的事将要发生,但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了。行动时间到了,夏望冬一声令下御管部门的人荷枪实弹地冲进九卿基地,夏望冬冲进门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赫然是他过去的恋人小晴。这时御管部门的人向夏望冬汇报什么也没有发现,夏望冬此时心里眼里只有小晴,他让队员们撤离,他要留下来跟小晴好好谈一谈。

小晴难过地看着夏望冬劝他不要管自己,她说自己当初被徐福抓走,眼睁睁地看着夏望冬离开。小晴的哭诉让夏望冬心如刀割,他告诉小晴自己以后再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小晴动情地扑进夏望冬怀里紧紧抱住了他。夏望冬搂紧小晴,小晴的刀却乘其不备深深刺入夏望冬的腹中。夏望冬难以置信地看着小晴不解到底为什么,小晴却以怨毒的口气质问夏望冬为什么要欺骗自己,为什么想要净化她们所有的姐妹。夏望冬捂着伤口艰难地告诉小晴,自己从没有想过净化她,因为自己是爱她的。可小晴再也不相信他,小晴带着满腔的愤怒高高举起了手里的刀。

刘留和他的器灵算命师走到一个无人处,他们遇到受了重伤的云流。刘留认出云流是九卿的人,云流却告诉他九卿基地遭袭击让他赶紧去九卿基地。刘留赶紧带着自己的器灵往九卿基地赶去。

此时白天洛和夏知秋正乘车准备赶回御管总部,白天洛身上的药剂药效又快消失,白天洛颤抖着手重新拿了一支新的药剂。此时夏知秋突然接到刘留,夏知秋得知夏望冬有危险大急,她让车辆掉头。就在车辆转弯时,白天洛手里的针剂掉落,此时他身上的药效已消失殆尽,白天洛身上被压抑着的狱虬重新控制了白天洛,白天洛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而夏知秋因为联系不到夏望冬着急,她根本没有注意到白天洛的变化。白天洛让夏知秋去基地找夏望冬,他自己回总部去看看。他们不知此时御管总部已经被九卿的人攻入。

第10集:断魂为保护御管部牺牲 空海悠阻拦九卿杀人

九卿的人侵入御管部门,御部部门里警报声大作。御部部门里被关押的九卿器灵中因为有龙级器灵,而他们研制的针剂只对鬼级器灵有用,龙级器灵见九卿侵入马上反击,他们杀死了试验人员。断魂听到警报声,他把试验人员交给凝雨保护,他则迅速加入战斗。一向胆小怕事的凝雨勇敢站出来保护几个试验人员,断魂也不计前嫌地保护御管部门的人。大家一同撤离到一间大仓库里,此时宇多田带着九卿的人占领了御管部门的控制中心。

断魂将御管部门逃出来的所有的人都关进一间屋里保护起来,他则视死如归地单独面对尾随而来的九卿的人。凝雨隔着窗子看着断魂拖着刚刚作战中受了伤的身体独自面对强敌,凝雨担忧地大喊却又无能为力。断魂却完全是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准备拿命相搏的样子。断魂因寡不敌众受伤严重,断魂却笑着嘲笑九卿的人,他说自己会像杀新井一样杀了他们。空海悠正好走来,他听闻是断魂杀了新井恨得咬牙切齿。

空海悠反对杀人也不想杀人,可想到新井的死他愤怒地朝断魂动手。断魂再次负伤口吐鲜血,空海悠看着断魂下不了手,他说自己不会杀一个普通人。就在这时宇多田带人赶到,她对空海悠的仁慈嗤之以鼻,她要亲自对断魂动手。断魂面对强大的宇多田毫不畏惧,他隔着门告诉凝雨把其他人保护好,然后他勇敢地朝宇多田冲过去。宇多田不屑地用自己强大的器灵轻而易举地杀了断魂。

刘留这时急忙赶回御管总部,他冲进控制中心赫然看到宇多田神清气闲地占据了控制台,刘留马上谄媚地笑着后退然后逃之夭夭。宇多田下令干掉刘留。很快刘留被九卿的人包围,他拼尽全力然后又凭借那一点点好运气如有神助地杀了追击他的人捡回一条命。

莫明找苏夜商量今后的打算,苏夜突然收到御管部门发来的警报,两人急忙往御管部门赶去。路上他们遇到重伤的云流,莫明料到御管总部出了事,他让苏夜把云流送到医院,他则飞快地朝御管总部赶去。

此时宇多田杀了断魂后随即下令将凝雨等人全部杀掉。空海悠突然冲到前面拦住九卿的人。宇多田勃然大怒地斥责空海悠这么做是否要背叛九卿,空海悠揭穿当初他们劝自己加入九卿时欺骗自己称天工会是邪恶的,现在又告诉自己御管部门是邪恶的,可自己眼里看到的一切跟他们说的完全不一样。空海悠愤怒地质问宇多天田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宇多田轻蔑地看着幼稚的空海悠然后扬起手里的器灵。这时莫明的怒吼声传来,宇多田不敢恋战急忙撤离。莫明看到了断魂死不瞑目的尸体,他抱住断魂的尸体亲手为他合上眼睛,凝雨等获救的人无不悲痛。

刘留死里逃生走出总部,迎面碰到正赶回来的白天洛。此时的白天洛已经被狱虬控制,他见刘留落单便乘其不备地掏出匕首刺入刘留的腹中。刘留难以置信地看着白天洛倒地。

以上就是关于器灵第二季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如皋青年爱心储备血库在安定广场成立(图)
型男志,今年值得尝试的发型都在这儿了
揭秘蓝光英诺整套3D生物打印血管技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