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人民币国际化水到只待渠成年

2019-01-14 10:35:48

  人民币国际化水到只待渠成

  当周小川抛出SDR计划的时候,人民币国际化大提速已然如箭在弦。

  “在当前的经济危机下,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世界各国对于人民币的认同程度日益增加,人民币国际化已经是水到渠成。”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西南证券研发中心副总经理解学成博士作出如上表示。

  人民币成边贸结算主力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人民币在中国周边国家的影响程度不断加大,并且影响范围日渐扩大。就当下而言,人民币在中国的边境贸易结算中成了主要货币,中蒙边境贸易基本以人民币结算,中越边境贸易的人民币结算量超过了90%,而新、马、泰等国家对人民币在当地的流通采取了默认态度。

  3月24日,香港特首曾荫权表示,如果人民币完全自由兑换,香港可考虑港元与人民币挂钩。这表明,人民币在国际认同这一方面,已经完全具备了国际化的潜力。

  2006年经济学家蒙代尔曾预测人民币在2030年的时候很可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三重要的货币。

  在本次金融危机之中,中国经济的良好表现、人民币汇率的坚挺以及中国政府面对危机的有力应对措施,留给世界深刻的影响。

  “现在看来,蒙代尔先身教胜言教生的预测时间应该会大大地提前,”解学成笑言,“这可能是这次金十字绣万能打印机融危机带给中国的少数正面影响之一。”

  但是,人民币的影响力和国际接受程度的提升并不意味着人民币自动地转换成国际货币,其中的一个关键是人民币何时开放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在曾荫权的发言之中就包含了这一关键的前提。

  早在1996年12月1日,当时央行行长戴相龙就致电IMF,表示中国接受IMF第八条款,实现经常项目下人民币可自由兑换。但12年后,人民币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依然没能实现。

  解学成说:“一种货币能成为国际货币,必然是一种市场选择的结果,人为的努力可以加快或者延缓这一过程,但是很难影响大的趋势。”

  对于当前流传的人民币即将完全自由兑换的传闻,解学成表示:“在金融危机的时刻,开放资本项目的自由兑换,风险太大,不符合中国政府一贯的行事风格。”

  但是,也是在金融危机时期,其他国家储备币值稳定的人民币的愿望会加强。如果不能满足这些国家的愿望,一方面会丧失一个增强人民币影响力的机会;另一方面,可能会导致人民币地下流通的问题,现在一些国家民间持有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已经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

  试水货币互换

  货币互换,是指市场中持有不同币种的两个交易主体按事先约定在期初交换等值货币,在期末再换回各自本金并相互支付相应利息的市场交易行为。

  货币互换已成为各国中央银行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重要手段,尤其在金融形势不稳定、汇率波动较大的情况下,货币互换可以有效减少企业汇兑风险,推动双边贸易。橱柜门覆膜机/p>

  3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加强区域金融合作积极开展货币互换》一文,详细叙述了中国人民银行近期密集签订货币互换协议的行为。文章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已经与其他央行及货币当局签署了总计6500亿元人民币的六份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同时还在与其他有需求的央行进行相关的磋商。中国人民银行表示,运用货币互换手段是为了应对短期流动性问题,更有效地应对金融危机,维护金融体系稳定。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指出,逆差的形成是人民币走向国际化决定性的条件。

  解学成也表示,人民币要国际化,需要有足够多的人民币流动在境外,也就是外国能够获得足够的人民币。

  他说,在资本项目未自由兑换的前提下,货币双边互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重要的试水途径,它可以以较小的风险向国外注入人民币,“因此,中国政府在这个时候,大量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即便不考虑其他方面的因素,就单纯的人民币国际化问题而言,也是一个非学李白对影成三人……牢牢铭记那一句:“若无闲事挂心头常明智的决定”

人民币国际化水到只待渠成年

  人民币国际化是保值利器

可是一旦命运的风浪降诞在我们头顶

  中国农业银行高级分析师何志成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有着一个新颖的视角,他表示,与其担心美元贬值,不如让人民币走向世界防爆蓄电池。

  何志成认为,从中长期看,新的世界货币体系一定不是美元独霸的,但也不可能是非主权货币在全世界流通。目前全世界对美元地位的大讨论,说明世界货币体系需要改革,世界各国在呼唤第三股力量的崛起,比如亚洲货币的崛起,人民币的崛起。

  人民币改革在2009年已经加快,人民币从本国结算货币走向区域性结算货币,再走向国际贸易结算货币是大势所趋,而通过货币互换,已经有一些国家在考虑人民币的储备货币地位。

  相比解学成对于人民币自由兑换的谨慎,何志成较为乐观,他认为“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中国政府已经有筹划。为什么上海要在2020年建成国际金融中心?把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相关的任务恰恰是人民币自由兑换的前提条件”。

  即便如此,何志成在具体时间期限的估计上也较为宽松,他认为“人民币一定在2020年前实现自由兑换”。

南通千分尺生产厂家
德州一卡通管理系统报价
sip话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