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走进俄罗斯族名镇恩啝

2018-10-24 16:35:00

走进俄罗斯族名镇——恩和

●梁凤英 文/图

近我从海拉尔出发到达了额尔古纳市,再向中苏边境的界河额尔古纳河进发,来到了这座与众不同的美丽乡村……白桦、木屋、木篱笆,欧洲人面孔却说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既烤列巴也包饺子,人人会唱“喀秋莎”——这些与中国一般村庄迥异的特点特色深深地吸引了我。

冠以“恩和”的芳名是蒙语:和平的意思。村口处竖着一块牌子,上面有中央电视台评选出的“中国美的乡镇”标志,恩和乡有300多户人家、2000多人口,他们中的48%左右都有俄罗斯血统,多数是第三代或第四代的俄罗斯族后裔。或因为俄罗斯族人与汉人通婚的原因,又经过了几代人的演变,使这里的常住乡民既有典型中国人的面孔,也有欧洲人的容貌,更或是二者兼而有之的混血儿。黄皮肤男人的智慧和蓝眼睛女人的热情,造就了中国国土北端的这个风格独特的小村镇,让我有了不出国门,也能切身感受到正宗地道的俄罗斯风味文化与生活。

恩和村建在山间谷地里,额尔古纳河的支流得尔布尔河,静静地淌过村庄北部,曲折蜿蜒并形成了大片的湿地,河边起伏的丘陵草场线条和缓,布满了鲜嫩的绿草,牛羊、马群逍遥其间,白桦林中俄罗斯特色的房舍尖顶时隐时现。这群俄罗斯族人居住的是典型的俄式木砌房子。用原木交错叠建,原木之间垫有青苔或泥土,层顶是铁皮覆盖的,门窗边框用彩色漆绘。家家窗台上都有鲜花。如果是天热的时候,家家院子种植花草,展示他们对生活的热情。他们的小院,用木条做成的栅栏围住,色彩艳丽夺目,而小镇中心的一个标准的俄罗斯教堂则更为醒目。据说当年十月革命时期,有大批白俄贵族逃亡至这里,逐渐定居下来。

走进村庄,可见连片的俄罗斯“木刻楞”民居,巍峨庄严的东正教堂,以及金发碧眼的华俄老人。内蒙古恩和俄罗斯族乡的标志牌竖立在村口。恩和村目前有朝阳、正阳、向阳、七卡、八卡等7个自然屯,是一个俄罗斯族民族色彩为浓厚、居住也为集中的地方。小镇恩和,风光秀丽,景色宜人!尤其是盛夏季节,沿途有大片的野花,油菜花,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成片的树林,是摄影者十分理想的创作地!不久前这里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业村庄,如今这里几乎已变成了到呼伦贝尔旅行游客的必经之地。

清晨恩和的天空无比清澈,眼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洁净。随着天色的增亮,牛儿们首先活动了起来,悠闲地在村子中散起步来。登高远望,村子尽收眼底,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质朴。这里没有内地村子写满种种标语口号的横幅,这里没有与村子整体风格相差巨大的建筑,没有一排排载来浮躁游客的旅游大巴,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那么浑然天成。天边,一层薄雾顺着婀娜的山势撒向村子的边缘,宛如穿着轻纱的舞者在远处翩翩起舞。

俄罗斯人爱花,爱干净,留在中国的俄罗斯族人也继承了祖先的传统。一点都不豪华甚至有点简陋的房子、小院被他们打理得井井有条。屋里屋外,窗前窗后只要是有点空隙的地方都被他们用美丽的鲜花装饰起来。室内的卫生更是没话说,可谓一尘不染,床上用品一一散发着阳光的味道。在恩和的闲暇时光,我会漫无目的地在村子中漫步,丝毫不考虑烦心事,在这里我次见识了桃红色的天空,一切都像是童话中一样。

走进我原来预定入住的人家——卓娅家。卓娅家的木刻楞看起来比较新,大门上装饰了各色鲜花,非常漂亮。进了院子收拾得很干净宽敞,夫妇俩正在自己粉刷一个房间的墙壁,看到我忙让进里面的一间大客厅。大厅摆了2张长条桌,是招待客人用餐的。大厅旁边有2间小卧室,可以睡2人至3人,后面也有几间,可以接待10人左右吧,整体感觉就是干净整洁。知道我没吃饭就招呼我入坐点菜,列巴配自制的蓝酶酱和苏巴汤是特色,当然要了,还上了当地一个什么野菜炒鸡蛋和清炒角瓜。盘子非常大,菜量也非常大,我吃得很香也很多。惹人喜欢的就是从幼儿园放学回来的扬扬,5岁的小男孩,还有点害羞,我给他看录像机里他的样子时,他偎依在妈妈怀里好奇地看着,羞涩地笑着……

额尔古纳河穿过小镇,静静地流淌,河面上泛着蓝色的光。我迫不及待地拿出相机,记录着额尔古纳河的风光。额尔古纳是蒙古语“捧呈、递献”之意,额尔古纳河作为摇篮和母亲,不仅哺育了蒙古民族,也滋润了两岸的土地。从这里的视角远望,远山上空飘飘然然的白云似乎更明亮了,这里就是远离缁尘的非世间的圣地。恩和,如此空旷静谧,那远处的异国的木房、小院的花草、圈绕的木栅栏,我知道这才是小镇的原本风貌。镇外的世界里雾色弥漫,湿润清新。站桥头处更能看出上游河道的蜿蜒,汩汩流水绕来绕去,行过低矮的树丛。一旁是草地沼泽,再往远,牧场和群山都消隐着。

我走进了小镇的后山。后山不高,却是长长横亘的屏障,正面坡度陡峭,背山为缓坡,山梁也平缓,有一条小道,道边长草野花,随风俯首飘摇。越过小镇的正南是几座山脉相连,远望过去,山坡上一片片浅绿草地接壤着一片片暗绿的白桦林。恩和坐落在中间的山谷里,东西向是宽阔的牧场,再远依旧是绵延的青山。小镇面积其实宛如村舍,房屋俨然,依水展开。这里也演绎着人间烟火,只是这人间烟火依旧是质朴的,它又融合了塞外独有的广袤富饶的群山、森林和草地。在这美的交汇里,碌碌的尘世已在千里之外。白云舒卷,朗日缓移。我独坐山梁,心无渣滓,旋又思念起旧时的光阴,也许千山万水的尽头就是眼前的这般世界吧,我不禁为这纯粹的所在盈湿了眼眶。

《中国国门时报》

旺城天悦
上海到佛山物流专线
建发泱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